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看小说网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646章 邬家囤

第646章 邬家囤

村中一栋又一栋农宅被她甩在了身后。屋子里面时常走出来人,看到她之后都是微微一愕,随后苦大仇深地追了上来。

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些人了,一个个见了她和见了鬼似的?秋娘只好加快了脚步,只觉得此生从未奔跑得这样迅速过。

先逃出去,再想办法营救官人!外头风雪虽大,但只要丈夫能寻到一个避风之所,还是有希望活下来的。

她带着这样的希望跑着跑着,直到过去了小半刻钟……

她的喘息声越发响亮了,心脏跳得快要从胸腔里头蹦出来。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越来越嘈杂。

这不对劲啊。村子一共就百来户人家,她笔直地跑了这么久,无论如何也该跑出村子的范围才对啊,为什么眼前看起来似乎还有无穷无尽的房屋?

她眼角的余光,突然望见一抹艳红。那是一户人家窗户上贴着的送福童子年画。画中的娃娃白白净净,骑在一尾翻浪而出的鲤鱼身上,喜庆可爱。

然而看在她眼中,却是一股子寒气溢了上来,说不出的可惧可怖。因为她记得很清楚,这幅瞎了一只眼的送福童子年画,她五十个呼吸前才刚刚路过!

莫非这小半刻钟内,她都在这村子里不停地绕圈子?

秋娘突然觉得腿软,忍不住站定。她原本发力狂奔,这一停下来,双腿顿时如灌铁铅,几乎连迈也迈不动了。

身后的追逐之声,立刻大了起来,似乎要催她继续上路。可是秋娘跑不动了。

难道,今日要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她这辈子与人无怨,但邬家囤人眼里的情绪,她却绝不会错认的。

那是赤果果的、毫不遮掩的仇恨!她毫不怀疑自己落入这群人手里,下场不知要如何凄惨。

她甚至都没能和官人死在一起!

秋娘眼中酸楚,心里却泛起了强烈的不甘。她最后一次打量四周,想找个地方躲藏起来。

前方低矮的房屋中,有一杆迎风烈烈作响的小旗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这靛蓝色的小旗子上头只写着一个字:“酒”。

这邬家囤里,居然有个小酒馆。最重要的是,这酒馆里始终没人走出来,扑向她!

秋娘毫不迟疑地冲了过去,掀开酒馆的棉布帘子,闪身而入。

对比外头的天寒地冻,这小酒馆里头实在称得上是温暖如春。最重要的是,这酒馆里面只有两个人,并且见到她之后,并未展露出恶意。

秋娘喘息未定,打量着眼前的人:坐在柜台前的女子外裹纯白色的狐皮轻裘,用的最上等的狐皮料子,纯白可爱,没有半根杂毛,这一袭轻裘至少也价值两千银子。她眉目如画,姿容清丽,发上未着珠翠,只用一只赤色珊瑚红玉簪将满头青丝挽起,却是周身说不出的贵气雍容。此刻这女子正瞪大了杏眼,好奇地望着秋娘。

至于站在她身后的黑袍男子,秋娘敢发誓,这绝对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鼻若悬胆,菱唇微薄,五官每一样都恰当到了极点,精致到了极点,既深邃得难以探究,又无限张扬,仿佛是年画里面走下来的谪仙。不对,比谪仙还要好看。

只可惜这人金色凤眼里当中的冷酷,胜过了家乡高山上终年不化的冰雪,摆明了生人勿近。他又周身威严气度,天生高高在上的模样。

他皱了一下眉,面色顿时变得很严厉,秋娘只敢看他一眼,就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因此她没看到这面色淡然的男子抬起手,也不知道他只要轻轻一弹指,她就会灰飞烟灭。

她只觉得这两位看起来贵不可言,心底有个声音一直怂恿她,说不定这两人能救她逃离这深沉又真实的噩梦,因此膝上一软,已经跪了下来,泣声道:“两位贵人,请救救小妇人!”

此话一出,白裘少女惊得樱口微开,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随后一把抓住了身边男子的手道:“慢!”声音脆生生若黄莺出谷。

得她这一阻止,那双修长如玉的手掌重新舒展,将女伴的小手顺势拢住,酒馆中的气氛也突然为之一松。秋娘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却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眼前这两人也在打量秋娘。她不过十八、九岁左右的年纪,厚重的棉袄掩不住苗条的身材,虽然一看就是山里的姑娘,但下巴尖尖,面皮白净,让人易生好感。

“哎,真是可惜。”白裘少女怜惜地看了秋娘一眼,“你有何事,需要我们来救?”

秋娘自雪地里苏醒大半天以来,头一次听到有人对她这般正常地说话,顿时如闻天籁,转向她苦求道:“少奶奶,小妇人刚进村子,外头村人就苦苦相追,实在不明所以。请少奶奶为我主持公道可否?”

“少奶奶”这称呼才说出口,白裘少女的面庞顿时红若云霞,眼中七分羞意,三分喜色,仿若有水波流转,端方秀丽的大家闺秀一转眼就变作了容光潋滟的玉观音。秋娘虽然满腹心事,却只瞧了一眼心里就怦怦直跳:这姑娘面上表情生动起来,居然这般好看勾|人。

她身畔那个俊美得不像人类的男子倒是嘴角微微勾起,脸上的冰寒稍有解冻,显然对秋娘这称呼很是满意。

白裘少女咬唇,面色仍然绯红道:“别唤我……嗯,算啦,你怎会与外面这群……人有仇怨?”

说话间,村民的脚步声自四面八方聚拢,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沉重,显然已经追了过来,将这小酒馆围了个水泄不通。秋娘吓得面无人色,只恐惧地盯着门口,颤颤道:“救我,救我!”

她这时才想起,酒馆大门都未关闭,这么一条棉布帘子,能挡得了谁?!

白裘少女安慰她道:“莫慌,你既进来了,就说明我们有缘,合该帮你一帮的。”

有缘?男子忍不住轻轻一扯她的秀发,又不是凡人,这臭丫头也信什么缘?

棉布帘子一动,已经有人要钻进来了!

在秋娘的惊呼声中,白裘少女转头怒目瞪了身边人一眼,从怀中取出一张黄纸符,笑吟吟道:“今日就试试天师的符咒好不好用!”手里捏了个诀,轻轻喝道,“去!”

秋娘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对儿来历不明的男女是她能抓牢的最后一根稻草了。说来也怪,这符纸看质地和如厕用的茅纸简直是一般粗糙,上面又用红艳艳的颜料涂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线条,怎么看都和她隔壁邻居家孩子的涂鸦可以一较高下,可是这符纸离了白裘少女的手,居然平平飞了出去,啪地一声自动贴在酒馆的棉布帘子上。

帘子外头原本正有人钻进来,秋娘都能看到这人粗眉横目,身材高大,正是她刚进村时那一对儿男女童子的父亲。这人瞬都不瞬地盯着她,眼里闪动着仇恨的光,下一大步就要跨进来了。

就在此时,沾着了帘布的黄纸符上,那一团乱七八糟的线条突然发出了淡淡的红光,紧接着整张黄纸符都亮了起来。

帘后这男子突然发出一声负痛的呼嚎,似乎是这门帘突然会咬人一般,急速地退了出去。

秋娘紧紧盯着晃动个不停的门帘惊魂未定,这才想起,原本她的村子里偶尔也会有走方的天师经过,他们手里画出来的,似乎就是这样的符咒。这对男女,也是身负这种本事的人么?她立刻精神为之一振。

屋外的脚步声嘈杂,有人高声喝骂道:“小娘皮,快出来领死!”随后就是一连串的污言秽语。秋娘哪里听过这般污秽之语,被激得脸都红了,眼睛潸潸而下。

白裘少女也皱了皱眉,打了个响指,外头的声音一下子消失,像是被无形的屏障给隔离开来。她这才好奇道:“你到底怎么得罪人家的,快说!”

秋娘委屈道:“小妇人不过是进村求救来了,却不知哪里招惹了他们。”随后,将自己从雪原上醒来,一直到入村被追这段经历说了一遍。

她说得详细,对方也听得仔细。直到最后一字述完,这对儿男女才互换了一个眼色。白裘少女沉吟了一小会儿,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秋娘,我叫秋娘!”秋娘赶紧伏地道,“我家官人姓言,单名一个明字!他是个好人,求二位也顺手救他一救。”

她话音刚落,就听白裘少女秀眉一挑,恍然道:“哦,你便是秋娘么?”

秋娘一呆。什么叫做“我便是秋娘”?莫非这位少奶奶也听过她的名字,可是她原本只是山中的村姑子,此生甚至都未踏出村子方圆二十里之外,这些人到底从哪里听到她的名字?外面邬家囤的村民,又为什么和她有深仇大恨一般?

“带你离开这里,自然没有问题。白裘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怜悯,温声道。秋娘大喜,赶紧磕了两个响头,结果对方摇手道:“你先听我说完,你想过没有,就算离开了邬家囤,你此后何去何从?”

秋娘愣了愣道:“自是,自是寻我官人回家。”

“若是你寻不到官人了呢?”

秋娘急道:“怎会!是我亲眼所见,他和我一并从车上摔了下来的。少奶奶您行行好,赶快随我去救救他。再晚了,再晚了他必然熬不过外头的风雪天!”

白裘少女叹道:“好吧,那我换个说法。若是你那官人已经死了,你今后要怎办?”

秋娘不说话了。她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从雪原上醒来之后寻觅官人的那一个时辰里,她就反复地想过,如果丈夫没了,她今后要如何是好。回娘家么,还是回婆家继续孝敬公婆?不知怎地,一想到婆家,隐隐心里就有些抗拒,不愿深思。

白裘少女见了她脸上的不豫之色,轻声道:“该放下便要放下了,你看开些儿罢。”

秋娘赶紧摇头:“少奶奶,您二位是有大本事的人,先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我须要先寻到了官人,才知道以后要如何是好!”

“是么,你一定要先寻到了官人,才知道以后要如何是好么?”白裘少女目光闪动,和男子互望了一眼。

酒馆门帘上的黄纸符一直发出红色的微光,镇住了这个唯一的入口。可就在此时,纸符突然无火自|燃,几乎转眼间就烧了个干净。

没了这纸符的镇压之力,棉布帘子一掀,外头的人已经钻了进来!

秋娘吓得面色发白,身手反而敏捷了,直接钻到了白裘少女后面去,随后就听到身边的男子摇头笑道:“凡人的东西,果然还是靠不住。”

凡人?那这两位又是?

白裘少女道:“哼,若不是因为煞气古怪得紧,这纸符原也该继续生效的。”视眼前忽啦啦挤进来的一大堆人于无物,望了望秋娘,眼珠子转了转道,“走,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说来也奇怪,冲进来的人也几乎无视这对年轻男女,眼里只有秋娘。此时已经有个人抓住了秋娘的手臂,狠狠地往后便拖。

秋娘吓得尖声惊叫,恰好白裘少女递过来一物,她想也不想就接了过来,冲着那人狠狠捅去!

对方避让不及,这一下,就正好捅在他胸口上,他痛得捂住伤口嘶吼一声,放开了她。

秋娘拔出手中锐器,立刻呆住了。她天性纯良,只想着脱身,却从未动过杀人的念头,此刻无意间伤及别人要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看着她面上神色,白裘少女忍不住摇头道:“先别忙着害怕,你见着他出血了么,你有捅伤人的感觉么?”素腕轻扬,罡气拂过,前面几道扑过来的身影就被她弹了出去。

一时之间,竟然没人能近得他们两丈之内。

秋娘这才懵懵懂懂地想起,自己分明是扎入对方胸口了,怎地手上只传来奇怪的感觉,似乎扎穿的并非血肉胸膛,而只是薄薄的一张纸片呢?再抬眼去看后退那人,居然也不捂住伤口了,只是狠狠地瞪着她,那眸光绿油油地,和今日跟在车队后面的恶狼一般无二。

秋娘分明地看到,他胸口上的伤口……不见了。

这不对劲!她的确是从他左胸上捅进去了,若没记错,那是心脏的位置。可是她从方才就不记得这人流过血,到了现在,衣服上更是连半个破口也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秋娘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稀奇古怪的物件逼疯了!她机械地低头,看到自己手里所持的凶器,原来是一枚长长的金色楔子,顶端锋锐异常,她所持的底部却是嵌了象牙。

白裘少女却呶起了嘴,不悦道:“不开森!果然越是靠近那鬼地方,煞气越强,这些家伙回复的速度比曾家那个鬼娃娃还快!”

美男子抚了抚她的秀发,状甚宠溺:“走吧,对着这些恶形恶状之人,你居然还能有好心情。”他家这位,兴趣爱好从来很特别。她点了点头,突然伸手丢出一样黑忽忽的东西给秋娘:“戴上,你就有力气跟着我们走了。”

接在手里一看,却是一块系着丝绳的黑色木片,看起来没甚特殊之处,倒像泡水泡了很久似地膨胀开来,木心有几处断裂。秋娘心中虽有疑问,但时间无多,她又一向乖巧,于是将这条奇怪的项链戴到脖子上。

果然才一系好,体|内就滋生出一股新力,瞬间流过四肢百骸。这一刻,身上的疲累全都不见了,她觉得自己状态好得可以再奔上好几里地。

“跟我们来吧。”白裘少女冲她微笑,招呼她走近两人身边。随后,一袭金色的光幕以三人为圆心支撑开来,将他们紧紧地护在中间。这层光幕上头波纹流转,有奇奥文字时时闪烁,称得上神威赫赫,无论卖相还是作用都很显著。冲进酒馆的村人自然不甘秋娘走脱,扑上来要拉她,结果才撞在光幕上头,就惨呼一声,碰着光幕的手,居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溶了。

秋娘瞪大了眼,不敢置信。

被溶了手的这个倒霉蛋,在地上呼号辗转了两圈。秋娘原以为,他的手臂会像同伴胸口的伤势一样很快好转。但是,没有,被溶化的部分反而正在扩大,他就像是夏天艳阳底下的雪人,在众人面前一点一点地溶于无形。

他惨呼的声音也渐渐地微弱下去了。光幕里的美男子冷冷哼了一声道:“好大胆子,敢伸脏手来碰!”

“知道你厉害,我们赶紧出去啦!”白裘少女拉了拉他的袖子,往外迈步便走,轻而易举就拉动了他,秋娘自然也是亦步亦趋。

挡住去路的村人,无一例外都被光幕给溶了身体。余下的人终于知道怕了,不得已开始避让,脸上写满了仇恨和恐惧。

三人出了酒馆,秋娘看到,这短窄的街道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地紧紧围住。她忍不住咬牙,高声道:“我和你们到底有什么仇,要如此苦苦相逼?”

人群里有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挤了出来,对着她吐唾沫,尖叫道:“凶手,凶手!你怎么不一个人去死?”

白裘少女冷笑道:“他们早已入了迷障,说话颠三倒四,跟他们讲理,哪有半点用处?”柔声对秋娘道,“这个地方断不像你想象的那般。你闭上眼,心里默念:勿迷我眼、勿乱我心,随后再睁眼来看,你便明白啦!”

有他们相护,似乎一时还没有性命危险。秋娘闭起了眼,依她所授之法默念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睁眼,随后脸色蓦地转为了刹白。

天哪,这哪里是什么祥和宁静、充满年味儿的小山村?

秋娘这一次睁眼看到的,竟然是一片笼在死寂当中的荒废村庄。她身后的酒馆早已残破不堪,连棉布帘子都被扯下去半截。边上那户贴着瞎眼年画童子的人家,其实房顶都塌了。远处一户人家檐下的确还挂着灯笼,但鲜艳的红已经褪尽了颜色,笼边破了大洞,远远看去就像无声瞪人的瞎眼窟窿。

这荒村不知道被废弃了多久,一阵寒风扫过,吹卷起无数落叶,划过这片颓败时掀起的声音,和鬼哭狼嚎相差无几。没有任何生物敢靠近这里,连拾荒的野狗和天上的夜枭也不能!

这样一座鬼囤,这样一个无论白天夜里都同样恐怖的地方,她当时怎么会错把它看作是个歌舞升平的小村落?

“这是……怎么回事?!”秋娘嚇得腿都软了,喃喃低语道。

“这才是这地方的本来面貌。先跟我们出来再说罢。”白裘少女好心道,身旁的男人已经大步往村口迈去,状甚不耐。

秋娘赶紧跟了过去。

此刻在她眼中,附近的村人哪里还是原来的模样?分明个个肤色惨白,多数都瘦得皮包了骨头,皮肤上布满了青紫斑痕。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还烂了肚腹,只好用手捧着流出来的肠子,秋娘都能看到他骨头缝里头有蛆虫正在忙进忙出,钻得不亦乐乎。

她再也受不了,心口一阵翻滚,干呕了两声,却呕不出东西来。

白裘少女轻轻叹息一声道:“不要看了。他们原本也是可怜人。死后尸体被野兽刨食,你现在所见,正是他们死后的模样。”

秋娘虽然骇得手脚发软,却也知道惟有呆在这光幕之中才能给己安全,只要有一步不慎踏出,恐怕自己就要被外面的怪物生撕成碎片,于是当下都亦步亦趋地跟着,泪水却顺着脸颊流了下去,心中不知怎地好生难过:“少奶奶,这是……怎么回事?”

前方娇俏的身影轻轻一顿:“邬家囤三年前就没了。当时这片大陆上瘟妖肆虐,疫疾凶猛,许多村子都没有人能逃出性命来。这里……地气不好,被疫疾夺去了性命的人不甘心,死后化作厉鬼频频作怪。尤其每年的正月初三到初四这两天,都要重现邬家囤当年的模样,吸引不知就里的凡人前来送命。这几年来,死在邬家囤的倒霉蛋都有十余人。”

喜欢宁小闲御神录请大家收藏:(www.ikxsw.com)宁小闲御神录爱看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宁小闲御神录最新章节 - 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 - 宁小闲御神录txt下载 - 风行水云间的全部小说 - 宁小闲御神录 爱看小说网

猜你喜欢: 欢田喜地养儿记补天记一仙难求旷世秦门极品飞仙凤绝九倾,逆天九小姐天师打假协会我家徒弟又挂了玉枝骄魔君留步:黑心大神甜心妖益铃诀第一纨绔:暗帝,来战!鬼医毒妾贫穷太子妃仙灵图谱悲剧发生前[快穿]极品女仙基友总是在撩我[穿书]天才神医宠妃驭香前方高能保卫国师大人我是极品炉鼎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一指成仙仙植灵府
完本推荐: 遮天全文阅读肆虐火影全文阅读斗鱼之顶级主播全文阅读妖道至尊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全文阅读雪中悍刀行全文阅读网游三国之天下诸侯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超级修真保镖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死亡开端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邪少药王全文阅读惊雷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楚汉争鼎全文阅读蜀汉的复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代名师重生完美时代神界红包群洪荒之石矶万古之王重生甜妻:狠会撩好想住你隔壁尚书大人易折腰美食供应商魔法种族大穿越少年大将军欧皇崛起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至尊特工打造火影世界万界最强共享系统三国之黄巾神将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无限武道传重生之先声夺人我貌似是邪神超神机械师女boss坑仙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帝神通鉴极品飞仙路过漫威的骑士天下剑宗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太虚圣祖

宁小闲御神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宁小闲御神录txt下载手机版 - 风行水云间的全部小说 - 宁小闲御神录 爱看小说网移动版 - 爱看小说网手机站